梅乾丰也是个会顺着台阶往下爬的,现在听到皇后的话,连忙接口道:“皇后娘娘教训的是,下官回去之后,一定会好好严惩手下这帮胆大的奴才!”

  说着,他朝梅管家的方向看了一眼。

  梅管家浑身一抖,配合一般的重重的朝着皇后和皇上磕着头。

  高宗帝冷冷的看着这一幕,朝着皇后看了一眼,那目光说不出的冰寒。

  皇后一惊,还想说点什么。

  就听高宗帝不平不淡的开口了:“既然如此,也不用梅爱卿拉回梅府严惩了,拉下去,斩了……”

  斩了,两个字,高宗帝是对着梅乾丰说的。

  那样的语气让梅乾丰后背都湿润了,手和脚都软的不得了。

  梅管家还在那里磕着头,鲜血流进了眼睛里,他已经吓的没有任何反应了,只是想到自己的家人,又不得不叩头道:“奴才该死,谢主隆恩。”

  赐死还是隆恩?梅开芍看了他一眼,没有再说什么。

  她从一开始就知道,比起苏夫人来,梅乾丰的手段要阴险的多。

  他的身边不知道有多少像梅管家这样的替死鬼。

  如果不是有足够的把握,她不会出手。

  不过,这一次的事情,发生之后,也够梅乾丰喝一壶的了!

  最起码,他在宫里,再也不能向以前一样四通八方。

  就连皇后看他的眼神也变了……

  梅开芍笑了笑,等到皇上走了之后,才掸了掸裘毛外套上并不存在的灰尘,踱步朝着梅乾丰走了过去。

  梅乾丰额头上的冷汗还没有消退,他就像是一个刚从鬼门关走回来的人,脸色苍白的难看到了极点。

  “梅大人。”梅开芍浅笑着,明明比不上梅乾丰高,却给人一种俯视的帅气,擦身而过间,她低声在梅乾丰耳边道:“不是只有你会换掉香水瓶,我也能换……”

  梅乾丰的瞳孔在一瞬间睁的很大:“你……你……”这个死丫头,居然故意设了个局让他跳!

  “梅大人,哦不,父亲……”父亲两个字,梅开芍叫的极为嘲讽:“嘘,小声点,皇上还没有走远呢,难道你让整个皇宫的人都知道,毒害皇后娘娘的凶手,其实是你么?”

  梅乾丰气的两只手都抖了,虽然心里想的是一回事,但真正见识到又是另外一个回事,这个丫头,到底是从什么时候,从时候开始变的这么强了!

  “父亲,我们……来日方长。”梅开芍倾着的身体站直,长袖挥动间说不出的潇洒。

  梅乾丰看着那个走进黄昏里的修长背影,全身的肌肉都紧绷到了一起,她这是在做什么?向他宣战?

  “小畜生!”

  梅乾丰狠狠的骂了一句,两只手攥的咯吱作响,早知道当初就该一把了结了这个小畜生!

  留了这么一个祸害在自己身边,简直就是他的失策!

  本来以为任由着人把她弄傻,她就不会翻出什么浪花来,毕竟那个时候她还小,什么都不懂。

  如今看来,他必须快点把这个毒瘤拔掉才行!

  他和大皇子的计划也应该提前了!

  梅乾丰牙齿痒痒的把目光从梅开芍的身上收回来,双眸里带着浓浓的杀意。

  他并没有立马出宫,本来想着要和皇后说道说道今天的事。

  但明显的皇后已经不想见他了……

  “娘娘,梅大人还在外面候着。”老太监垂着头毕恭毕敬的禀告:“像是想给娘娘赔罪……”

  皇后冷笑了一声,拿着茶杯要喝不喝,不答反问:“刘全,你在我身边呆了多久了?”

  “禀娘娘,老奴伺候娘娘已经十五年了。”老太监怎么会不明白皇后的意思,这是在试探他的忠心。

  皇后转了转手腕上的玉镯:“十五年了,都十五年了……本宫身边居然还会有宫外埋进来的棋子!”

  啪!

  她的手重重的拍在了桌面上,冰寒的双眸扫过那几个伺候着她的下人。

  太监们一个哆嗦,全部都跪在了地上。

  皇后笑了起来,嘴角微弯:“这宫里的人也该换换了,你説是吗?刘全。”

  “娘娘说的是。”刘公公垂目,手也抖了。

  皇后又喝了一口茶:“至于梅大人,让他继续跪着,敢在我这里安人,这是他该受的。”

  刘全又应了一声是。

  本来都以为这事完了。

  但皇后抬起了眸,声音冰冷:“小安子。”

  快要走出房门的青年太监突地停住了脚步,手指一僵,又平静的转过头来,恭敬的行礼:“奴才在。”

  “你代替刘全几天,刘全也老了,该歇歇了。”皇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梅府有女初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你好,少将大人只为原作者梅开芍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梅开芍并收藏梅府有女初成妃最新章节